第405章 我在夢游

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

    別說,那趙公子自從挨了她兩頓打,還真的就喜歡上了這種感覺。


    盡管渾身痛得要死,但想起拳頭捶在自己身上的那一瞬間,痛并著快樂,那感覺舒爽無比,仿佛要飛升了一般!帶勁啊!


    這不,又挨了一頓揍,瞬間舒坦了,幾個人從水田里爬起,互相攙扶沿著小路走了,回到家午覺睡得不是一般的踏實。


    送走了幾個瘟神,秦夢嫣頂著烈日繼續向前。


    沒走兩步,恰好遇到給她治腿的老先生,背著個藥箱,倒背著手徒步走了過來。


    對于這位老先生,秦夢嫣是發自內心的尊敬,完全對得起醫者父母心這幾個字。分文不取不說,還拿出自己的一點積蓄給她們過生活。雖然不多,卻讓人十分感動。


    秦夢嫣急忙迎了上去:“李老爺子,你怎么來了?”


    李老爺子穿著一身青色長衫,戴著比玻璃瓶底還厚的老花眼鏡,頭上頂著一頂爛了半邊的草帽,一戳山羊胡子迎風飄揚,看上去頗有早些年私塾先生的派頭。


    “問我之前,你先回答我你怎么會在這里?”李老爺子拉長了臉,不悅道,“不是和你說過不要隨意走動的嗎?你把我的話當做耳邊風?你這傷,怎么好得起來?”


    “啊哈!”秦夢嫣打了個哈哈,“我……我這是躺得太久了,出來活動活動筋骨,正打算回去呢!”


    “是嗎?”李老爺子明顯不信,甩了甩衣袖,道,“活動夠了吧?回去,該換藥了。”


    “哦。”這事兒秦夢嫣沒辦法拒絕,只得折返回去。


    回到住處,李老爺子打開那漆皮已經掉落得干干凈凈的醫藥箱,先拿出一個老舊的保溫盅,面無表情道:“這里的魚湯,趁熱喝了。”
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秦夢嫣不知道說什么,千言萬語只有這兩個字。


    老爺子果然品德高尚,拆紗布、換藥,完全沒有越過雷池半步,一雙布滿干繭的手,完全沒有接觸到秦夢嫣的半寸肌膚。


    看著他小心翼翼的樣子,秦夢嫣自己都忍不住:“沒事兒,該接觸的就接觸……”


    老爺子怪眼圓睜:“簡直胡說八道!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?一個姑娘家家,以后還要嫁人的,這要是有人看見,還不得說閑話?”


    秦夢嫣擺了擺手:“沒事,我不怕……”


    “你不怕,我怕!別說話,喝你的湯,我馬上就包扎好了。”


    十分鐘后,換好紗布,老爺子端坐在門口也不說話,拿著一本繁體字的醫書看了起來。


    秦夢嫣見他似乎沒有離開的意思,忍不住問道:“老爺子,你還有事?”


    “沒事。”老爺子頭也不抬。
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回去?”秦夢嫣又問。


    老爺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:“我要看著你,省得我前腳一走,你后腳就跑。”


    靠!這你都知道?您老干脆棄醫當偵探算了。


    當下訕訕一笑,躺在床上,伸了個懶腰:“我跑啥?我準備睡覺呢。”


    “哦,那我去外面,你自己好好休息。”老爺子也不多話,端起小板凳便走了出去。


    結果秦夢嫣迷迷糊糊還真就睡了過去,等她醒來時,早已經沒有了老爺子的身影。桌上留著一張字條:盡量不要外出,傷口更不要沾水。


    托著腮,長嘆一聲:哎,他是個好人。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報答他。


    就在秦夢嫣給暗地里給李老爺子發好人卡時。


    陸明月也結束了一天的體力活,今天比起昨天來越發的累人,一雙手又酸又痛,不自覺的顫抖起來。


    今天的姚胖子格外的好說話,四十五塊錢,一分不少地遞到了陸明月的手上,也沒有拿風言風語來撩撥她。


    陸明月心中奇怪


    ,卻也沒有多問,畢竟這是自己應得的。


    推開門,正準備離去,卻被外面的工友攔住了去路。


    陸明月一臉警惕,兩手護胸:“你們干什么?快讓開!”


    “干什么?你說干什么?你自己干了什么好事,心里不清楚?”其中一個刀疤臉男子獰笑著,將手指頭捏得‘噼啪’作響,滿臉不善地看著她。


    “自己干了什么還裝作不知道?這世上怎么有你這樣的人?”一個大漢一臉鄙夷。


    其中一個下巴尖細,顴骨突出,面相尖酸的女人,朝她腳邊啐了一口唾沫:“就是,你怎么這么不要臉?”


    無緣無故被人唾罵,陸明月臉頓時沉了下來,捏緊了拳頭:“我和你們無冤無仇,請你們放尊重一點!”


    “無冤無仇?”刀疤臉冷笑一聲,“就因為你手腳慢,耽誤了時間,害我們被扣工資!你自己倒好,一分不少裝進腰包,你也不怕那錢燙手啊?”


    “就是,白長了這么好看一張臉蛋,心腸怎么這么毒?”


    “呸,不要臉!”


    刀疤臉又道:“我告訴你,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們一個說法,今天就別想離開!”


    “說法,什么說法?”陸明月神色激動,“你說我耽誤了你們?那好!我問你,是誰故意把磚頭往我腳上扔的?又是誰趁我休息的時候給我把手套換了?還有誰朝我的杯子里吐口水?”


    陸明月氣急了,聲音越發大聲:“說啊!怎么不說了?你們一群大男人,合起伙來欺負我一個小女人,我不和你們計較,現在還好意思問我要說法?”


    “那……反正是因為你,我們才被扣了錢……”


    “誰扣的你錢,自己找誰去!”陸明月一把抓起門背后的鐵鍬,紅著眼睛咆哮道,“全部給我讓開!不要以為我好欺負!”


    見事情鬧到這個地步,眾人有些不知所措,姚胖子在后面暗中使了個眼色,刀疤臉冷哼一聲:“算了,看你是個女人,我不和你計較!”


    “就是!掃把星!倒了八輩子血霉了,和你在一起做工!”


    “he tui!真不要臉!”


    看著陸明月遠去的窈窕背影,姚胖子舔了舔嘴唇:“好一匹烈馬,看我怎么馴服你!”


    陸明月在一片喝罵聲中離去,從頭到尾她沒有再說一句話。畢竟,吵架也不是她的強項。此刻她反而有點羨慕起出口成臟的許某人來。至少在嘴上,不會吃虧。


    來到尼姑庵外,門扉緊閉。陸明月猶豫片刻,還是走上前去敲了敲門,里面卻沒有任何動靜。


    似乎是沒有人在?陸明月遲疑了下,轉身離去。


    剛走沒一會兒,外門吱呀一聲開了,許墨秋伸出一顆腦袋,揉著朦朧的眼睛,四下里看了看,喃喃道:“奇怪,難道是我耳朵出問題了?算了,繼續睡!”


    “哐”一聲,將門甩了過來,伸著懶腰打著呵欠回到柴房,倒頭就睡。


    本來尼姑庵是不容許男人留宿的,但許墨秋卻賴在廢棄的柴房里,老尼姑拿他沒辦法,只得作罷。


    炒了兩個菜帶回去,依舊還是要了二兩米酒,之前許墨秋說過,干了體力活,喝點酒可以舒緩舒緩筋骨,昨天試了下,效果確實很不錯。


    飯后,秦夢嫣給她按捏著肩膀,柔聲道:“親愛的,明天我跟你一起去你做工哪里好不好?”
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陸明月想都沒想便拒絕了,要是讓她知道自己在搬磚頭,那還得了?如果看到別人欺負自己,她還不得殺人?


    秦夢嫣停下手上的動作:“為什么?”


    “我們那地方……外人不讓進的。所以,你去了也是白去。”陸明月撒了個謊。
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。”秦夢嫣沒有再多說什么,繼續給她按摩起來。心中卻是暗暗打定主意,明天一定要跟上去看個究竟。


    “對了,你今天去找他了嗎?”陸明月換了個話題。


    “沒呢。”說起這個秦夢嫣就來氣,先是遇到了那三個受虐狂,然后又被老爺子守了一下午,什么事兒都沒有干成。


    “呃……沒事兒,咱明天還有時間,不早了,睡吧。”陸明月累的要死,站著就想坐著,坐著就想躺著,躺著就……已經睡著了。


    “你先睡吧,我思考一下人生。”秦夢嫣睡了一下午,此刻毫無睡意,瞪著大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
    第二天,陸明月依舊還是起了個大早,秦夢嫣假裝睡著,等她出門后,便鬼鬼祟祟地跟了上去。


    秦大小姐雖然腿腳有些不方便,但好歹也是經過專業訓練的,跟蹤對她來說完全就是小兒科。


    跟得稍微有點遠,結果一個不留神,人沒了。靠!這破腿,總是在關鍵時刻不爭氣!


    頓時氣得牙癢,正想返回,猛然發現林子前有一座尼姑庵,這應該就是陸明月說的那個地方。


    且不管許墨秋在不在里面,反正秦大小姐現在特別想要洗澡!幾天沒洗,身上粘糊糊的難受得要死,現在天色尚早,應該不存在偷窺狂什么的。


    順便再把衣服給洗一下,這個天氣很快就干了。


    至于老先生說過的不能沾水,直接被她拋到了九霄云外。


    洗澡不沾水,干洗嗎?


    來到池塘,或許是因為天色尚早,上面還飄著一層淡淡的霧氣,此刻荷花開得正盛,宛如仙境一般,秦夢嫣哪里還忍得住。


    脫下衣服,很有默契地把它掛在了昨天陸明月掛衣服的桑樹上,腳伸入水中的瞬間,秦夢嫣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:“哎喲,好涼!好涼!”


    拄著一個樹枝,小心翼翼地來到昨天陸明月洗澡的那個位置,坐在那塊光滑的石板上,暢快淋漓地洗了起來……


    柴房里的蚊子不是一般的煩人,許墨秋大早上的便被咬醒,翻來覆去哪里還睡得著覺。翻爬起來,在后墻暢快淋漓地撒了泡尿,那叫一個神清氣爽。


    想著這個點老尼姑應該還沒起來,不如先去后面池塘弄條魚解解饞,這些天吃素,對無肉不歡的許老師來說,簡直就是一種折磨。


    于是輕手輕腳地拴好門,哼著歌曲走了出去。


    “嘩啦”


    有水聲!


    又是從那個方向傳來的!


    難不成又有仙女在洗澡?


    馬也!自己上輩子怕不是董永,不然怎么會有這樣的待遇?看還是不看?許墨秋覺得,自己要是不看,都對不起上天的安排。


    深吸一口氣,佝僂著腰,躡手躡腳的潛伏過去,宛如潛入敵國竊取機密情報的高級特工,任何風吹草動都躲不過他的耳朵。


    偷偷探出腦袋,順著水聲看去,池塘內雖然霧氣繚繞,但依然能看到一個光滑潔白的背脊以及一頭烏黑濃密的長發……不過,這背影怎么覺得這么熟悉?


    正要下細看個究竟,忽然眼前一黑,接著便聽到一個聲音傳來:“哎唷,罪過啊罪過!阿彌陀佛,善哉善哉,許施主,你如何三番五次干這勾當?你沒救了,你真的沒救了!”


    許墨秋快哭了,這老尼姑還真是陰魂不散啊!大清早的,不睡覺,來壞自己好事,佛祖知道了,不會怪罪她嗎?


    “那個……其實……我是……在夢游!對,夢游!哎?奇了怪了,我怎么會在這里?”許墨秋腦子轉得飛快,編出了一個簡直完美的理由。


    “夢游?”老尼姑氣得不行,連連搖頭,“你分明就是在偷窺,被我抓住如何還不承認?罪過啊罪過,許施主,你這樣,以后可是真的要下地獄的啊!”


    “我是讀書人……”許墨秋正打算搬出讀書人那一套來忽悠她,忽然腳下一個不穩,轟隆一聲側翻在地。那邊的那棵枯樹“咔嚓”一聲壽終正寢。
您正在閱讀《陰陽神婿》的章節:第405章 我在夢游

【高速文字首發 sheer-k.com 風雨小說網 手機同步閱讀 m.43xs.com】
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
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