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章

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

    許弋的聲音故意挑了挑,看著柳妍微微發抖的樣子,心里便覺得過癮,這女子出口惡毒,處處透露出她的卑鄙、卑鄙和殘忍。


    她最討厭的女人是誰?


    而且許弋一貫面冷心熱,她幾句冷言冷語,氣勢洶洶,讓原本有些底氣不足的柳妍便心虛起來。


    “許弋大人,這么說,瞧不起我們這些平民婦女嗎?“


    ”我們雖然出身平民,學識并不豐富,但我們老老實實做人,本分做事,從不敢越雷池一步,盡管沒有鸚鵡血做的守宮砂來證明這一點。


    可是……”柳妍始終是伶牙俐齒,此刻略微平靜了幾分便冷冷道“可是,我們也沒有染血的衣服,可見這事與我們無關。


    她能證明自己是無辜的,但這件禮服卻是她殺人的鐵證,至于她是否是情殺?而且柳妍也不清楚


    柳妍的美目一掃,輕輕望過,唇邊卻是一笑。


    如今手中已備足了鐵證,她已在這宮里待了好幾年,這些女官雖說是秉公辦事,但其實有幾個會查案子,不過找到證據便拉進慎刑司嚴刑拷打。


    進入慎刑司的人,不是死就是殘,誰也不能將其吞沒。


    柳妍也是明白這一點,才提早拿出證據,讓許弋和青儀將她收押。


    柳妍的話雖然經不起推敲,但青儀覺得她說得有道理。


    與其相信這些虛偽的話,還不如相信在你面前的真實證據。


    和柳妍一樣,她深知宮中規矩,如今只要有疑犯,只要慎刑司的人努力,無論禾苗有無殺人,她們都能完成任務。


    青儀也不愿再多生事端,如此便望向許弋,許弋望向她與她相對的一眼。


    臉色有點難看地點頭。


    心生敬畏,青儀清了清嗓子。


    一向落落大方的她,更是個愛在大庭廣眾之下說話的性子,如今許弋卻不說話,她先一步走了出來。


    “陛下放心,我已向許弋大人交代,許弋大人已奉命徹查此事,只是這件事,線索不多,我們二人一時找不到,既然找到了這件血跡斑斑的衣裙,又證明是禾苗姑娘所為,那禾苗姑娘就留在慎刑司,其他人就先走吧。


    禾苗看著許弋的腦袋下面,眼前一片暗淡。


    她將再次被關進監獄。


    香晚看了許弋一眼,但許弋并沒有看她。


    雖然很同情禾苗,但許弋知道禾苗的性子是不會殺人的,她看人總是準的,那禾苗的眼睛剔透透亮,顯然不會是那么陰狠的性子。


    只是證據處處指向她,如果她繼續偏袒,這兩個不斷出現在面前的人再也不會相信她,即使是陛下恐怕也會懷疑她對禾苗的信任。


    如若如此,反而得不償失。


    一直以來她都不喜歡和人爭斗,只是此刻還是讓香晚有些委屈,她要去尋找證據,這樣才能真正的救她。


    想到這里,許弋抬起頭來。


    因為青儀的話,玉圓宮的眾宮女便各自散去。


    這時來了兩個強壯的嬤嬤,要把香晚抓住。


    一位身穿灰藍色宮裝的嬤嬤怒氣沖沖地問“兩位大人,這丫頭怎么辦?”


    青儀眉頭微皺,望著禾苗向右望去。


    “許大人怎么想的?“


    青儀一向才華橫溢,此事陛下親自交代,是個好機會,只是青儀知道,雖是大事,也是她來宣派的,其實陛下欽定的是許弋。


    許弋的眉頭皺得很緊,只是看著嬤嬤把手按在禾苗的身上,讓她有點不自在。


    讓她走吧!


    “只有押解才能用刑!”


    說完這話,許弋轉身離開了慎刑司,她沒有再去照看后宮這些女人,只是看見禾苗的那雙眼睛,站在那里的那份隱忍,她心中微微一動。


    許弋走了,青儀卻站在原地,兩個嬤嬤聽了許弋的話,還真不知為何,進了慎刑司,哪有不用刑的?青看著許弋離開的方向,又看著禾苗。


    “多年來,我和大人一起工作,她一向冷淡,卻不知為什么對你這么好?可是,陛下給了你三天的時間,時間到了,又沒有新的證據,我們只能把你送上去復命


    禾苗站在原地,聽著青儀的話,雖然沒有動,但睫毛還是微微抖動著。


    ”“許大人和青儀大人都是陛下的親信,聰明過人,出了事心中有數。


    對這件事,許弋大人盡了最大的努力,青儀大人盡了最大的努力,但禾苗有話說。”


    “宮內院,別說是侍衛宮女,就是那些小主子們,還沒有說過沒,陛下也沒有下旨徹查,這番為一小隊禁軍侍衛,調集了大量人力物力,禾苗愚見,恐怕是動了整飭宮闈的決心。


    “大人是智者,陛下一向寬宏大量,后宮眾人都受他的恩惠,但寬嚴相濟才能守家,想來陛下這番話是派了許大人和青儀大人來打頭陣。


    ”“可不是,照常理那樣隨便推人出來頂罪,就能平息的。


    禾苗見多識廣,比御前侍衛的兩位大人更不能,想來這些不但許大人看穿了,青儀大人也早知道了,這番話還多嘴!


    禾苗的話雖然只是禾苗的猜測,但結合今天許弋特別上心的樣子,她還真覺得這件事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簡單。禾苗的話并不是那么輕描淡寫。


    也許是不能隨便把腿推出去了。


    果真如此的話,她也得重新評估一下。


    青多看了禾苗兩眼,這姑娘,總給她一種神秘的感覺,明明是個宮女,偏偏身上的氣度讓她覺得很高貴。


    他皺起了眉頭,但也沒多說什么話。


    青姑娘擺手,命令兩個嬤嬤“把她押下去


    此時青儀坐在慎刑司內,心中思忖不定。


    許弋是書香門第出身的豪門貴女,而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子,印跡謹慎,得了尚宮嬤嬤的寵愛,才升為侍女。


    當然,她也知道,自己的見識不如許弋,所以,她也懂得多看多學。


    今天許弋既然這么心地善良,在她看來,這其中肯定有利害關系。


    盡管她現在看不懂,但她還是要跟著許弋走。


    想著這樣就離開了,慎刑司找那許弋。


    此時的禾苗雖然沒有受到慎刑司的大刑服侍,但這慎刑司卻陰森恐怖,她一把被嬤嬤推到牢房里,老鼠在里面吱吱作響。


    雖然有點害怕,但她還是平靜地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。


    摟住了膝蓋,她心中有些害怕。


    “不料,我又來了,還真是霉運連連!“


    近幾年來,她經常到監獄里去,從地方監獄,到京都監獄,再到宮內監獄,她是個還沒有出獄的姑娘,對國內的一切都很欣賞。


    一想到這里她反而釋然了,唇邊輕輕一笑。


    。
您正在閱讀《茶女當自強》的章節:第203章

【高速文字首發 sheer-k.com 風雨小說網 手機同步閱讀 m.43xs.com】
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
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